俄中东问题专家:俄罗斯参与叙军事改革不能失败

俄中东问题专家:俄罗斯参与叙军事改革不能失败
【环球时报归纳报导】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举动始于2015年9月30日。俄方开端方案举动仅继续几个月时刻,但是却不得不习惯新环境,包含与四分五裂的叙利亚政府军协作。俄罗斯有意对叙政府军进行变革,必需要树立一支能操控国家、保证安稳及发挥保护俄罗斯在叙利亚的牢靠协作伙伴效果的高效军事组织。俄方期望,如能成功免除反对派的装备,斥逐其戎行,使其从头融入叙社会,完成抵触后国家的安稳和康复,俄方能在其间发挥首要效果,并能够增强本身在抵触中作为首要调解人的世界名誉。但是,跟着俄罗斯参加抵触的程度不断加深,变革进程中呈现两个首要问题:怎么康复叙政府运用武力的权利及怎么平衡伊朗在该国的存在。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及在俄方支撑下进行的军事变革可被视为约束伊朗在该区域影响的东西,这为与其竞赛的区域及全球大国传递了一个活跃信号。现在,叙利亚对伊朗的依靠是某种妨碍,使许多区域和世界大国无法与叙政府商洽处理抵触,乃至无法评论免除制裁及战后叙重建问题。这一状况不符合俄罗斯的利益。俄方很清楚,仅凭自己的力气无法重建叙利亚,因而力求加强叙政府的位置。更大的独立性能够使其扩展区域支撑者网络,为国家重建拓荒路途。俄罗斯方案支撑叙阿拉伯军,以标明自己是牢靠的协作伙伴,是该国安稳的保证,在保卫俄在叙利益(包含拉塔基亚和塔尔图斯军事基地)的一起,防止未来产生反对活动。一旦叙沿海区域与阿勒颇以及东北和东部区域堵截联络,这些基地的战略意义将大打折扣。未来康复叙经济和交易的远景(这终究会使俄罗斯获益)直接取决于(叙政府)能否康复对全境的操控并在未来坚持这种操控。至于叙政府军,俄方期望其具有较高制度化,去政治化,脱节意识形态及种族间/宗教不合的影响。战役期间部队深受宗教信仰影响以及往往极具政治化的特色使其无法实行直接责任。现在,俄罗斯为重组叙政府军第五军团、第六军团和山君部队的尽力标明其期望树立一支高度机动的部队。现在,康复战前类型的传统戎行结构并不合理。此外,由于俄罗斯现在在叙利亚有两座军事基地,并方案保存至少49年,因而毫无必要花费精力将叙装备部队康复至战前水平。好像优先事项是树立能敏捷向不同方向推进的高效、高机动性边防部队,维持秩序的国内部队,空军及防空部队。承当变革叙装备部队的艰巨使命后,俄罗斯将本身与该国愈加严密地联络起来。这实际上意味着俄方将不得不以某种方法推进这些变革并终究取得成功。换句话说,俄罗斯不能允许自己失利,由于失利将标明本身没有才能与盟友展开有用协作。此外,由于俄罗斯推广的变革为俄伊在叙利亚的协作带来额定危险,这使得俄罗斯处于杂乱地步,由于两国与叙利亚国家军事组织树立联系的方法不同。叙利亚装备部队只要在其能达到国内宽和的状况下才会完成真实的变革。一起,叙政府在这个问题上的死板态度只会添加施行俄罗斯方案的难度。因而,俄方很可能将不得不在很长一段时刻内涵叙利亚展开军事训练并进行监控。一起,有必要进行军事变革,不然就无法真实调理叙利亚形势。在这方面,俄罗斯与阿拉伯国家的协作经验丰富,早在苏联时期就从零开端营建其装备力气。(作者为俄罗斯外交事务委员会中东问题专家)本文刊载自《环球时报》“透视俄罗斯”专刊,内容由《俄罗斯报》供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